• 详细内容
  • >
  • 看涟源市如何有效防控村级“微权力”风险

看涟源市如何有效防控村级“微权力”风险

发布人:http://www.ruoshuijt时间:2019-07-01

  6月17日,在涟源市白马镇洪泉村的便民服务中心,村民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一台自助终端机,正查询村级项目验收报告。

  “过去一本‘糊涂账’,一大袋收据白条无从查起。现在账单明明白白,想查就查,有疑问还可一键投诉。”村民刘小桃边说边向记者演示。

  “以前经常有村干部被处分。几年前,龙塘镇有5个村的村干部被一锅端。”涟源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孙纬辉对此惋惜不已。

  两年前,该市通过建立一套规范化的村级权力运行和风险防控体系,把“小微权力”装进了“透明笼子”。“小微权力”现在运转正常吗?干部群众评价如何?6月中旬,记者蹲点涟源市,实地感受改革带来的变化。

  告别“糊涂账”——106万余条村务信息晒在阳光下

  6月17日下午,白马镇洪泉村村部,村民梁林清在大屏上输入身份证号码,却屡试不成。村党支部书记刘立贞拿过她的身份证往屏幕下方一放:“这样可以自动读取呢。”刘立贞一边笑呵呵地跟村民交谈,一边指导村民查账。而在以前,村干部特别忌讳查账。

  18日上午,相似的场景出现在斗笠山镇石坝村,村民刘国和看着大屏上“精准识贫”条目下的名字说:“刘仓海,我知道这人,夫妻都得了尿毒症,很贫困;邵保贤,我也晓得,要拄拐杖,真的需要帮扶……”而在以前,低保补助可是个“秘密”。

  “村民需要透明。”斗笠山镇党委书记肖志葵带领5个部门一边验收金铃村村部新房,一边跟记者聊天,“村民有句话送我们:‘不怕筷子叉死人,就怕筷子叉不匀。’”

  “智慧涟源”指挥中心对全市村务监督也很透明。2017年11月,涟源市利用全省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,增设“村级小微权力”等特色版块,建成指挥系统。“工作时间大屏必须开机。”6月21日,工作人员通过指挥中心屏幕,正随机抽查全市524个终端查询机,电话提醒没开机的村部。

  截至今年5月,“智慧涟源”平台采集发布数据106万余条,基本实现对基层群众重点关注事项的全公开。

  画好“高清图”——上访专业户变身息访劝导员

  18日下午,白马镇三团村村民刘长根质疑铁顶组公路硬化项目有猫腻,村党支部书记肖俊贤不慌不忙拿出一本小册子,对照权力清单流程图一一解释,刘长根心服口服。肖俊贤接着对现场其他村民说:“上季度的财务表已上传,大伙来看看。”

  “我们都早就看过了,没出入。”62岁的梁四清率先接过话头。

  “有办事流程清单,村干部也卡不到村民了!”大嗓门的刘树林说。

  “村里的项目、资金、贫困户都公示了,村干部没有机会腐败,我们不用去上访了。”73岁的肖益德打趣道,“我还劝侄儿肖厚初不要上访,他想吃低保没评上,到处闹。我一户户跟他对照分析,他没话说了。”

  发言的3个老伙计,曾是“上访专业户”,“访龄”长的有10多年,上访最远的到了北京。

  记者看到梁四清手指上戴着硕大的金戒指,问他:“老梁这么有钱啊,怎么会上访呢?”梁四清自豪地说:“我有个厂,每年缴税就有20多万元。上访不是为自己哦。”

  其他人抢着说:“我是为白马水库移民补助的事。”“我是为村里财务10年没公开的问题。”……据介绍,2016年,涟源市农村涉纪信访1248件,举报对象中,村干部占95%以上。

  2017年6月,涟源市整理出27个项目的村级小微权力清单,发放到户,干部照单操作,村民看图监督,网上定期发布。小微权力笼子越来越“透明”,上访量下降了:今年1至5月,涟源市涉农信访量215件,同比下降65%。

  披上“保护衣”——5.1亿元资金用完干部片叶不沾

  村级小微权力看似小,若不规范,“蝇贪蚁腐”滋生。2017年到2018年,涟源市乡镇基本都有村干部落马。

  纪委干部颜勇志介绍,27项“微权力”中,需要召开村“两委”会议、村民代表会议进行决议的有10项,需要村务监督委员会全程监督的有12项,《村级“微权力”风险防控责任追究办法》为村干部履职设置了“红线”。“我们习惯了在监督下工作。”斗笠山镇石坝村党支部书记赵升平说。

  不久前,斗笠山镇云盘村准备召开“五小”水利工程的招投标大会,被镇纪委叫停:村民投诉该项目投标者中有年龄超过60岁的村民。被约谈后,村里按规定重新组织了招投标。